睥睨一聘惊濡潇

我喜欢的江澄就是云梦江晚吟,仅仅是他而已啊。
当初看魔道祖师被江澄一眼惊艳,然后一路走到这里。
那个云梦江氏的江宗主,在我心里将他的样子勾勒了千万遍。
我一直都在,从来不曾离开。

这是一个关于辞职不辞职的问题

帝王攻 将军受

"我愿为你放弃整座江山!"

"你江山都是我打的你嘚瑟啥?"

"........媳妇儿我错了"

"知道就好"

"媳妇儿走,我带你吃城北那儿的馄饨去!!"

"成!那赶紧走,我一会儿还得回去练兵啥的,麻烦死了。"

"媳妇儿辞职别干了,我养你!"

"........."

他要是辞职不干了,他爹的刀明天就得从城外飞过来架他脖子上,问他怎么不效忠于新帝。

怪我喽?明明是他让我辞的。

他转头看着旁边兴高采烈且一脸真挚的皇帝,突然感觉压力有点儿大。

这人怎么跟个孩子一样,整天说话办事都是一阵一阵的,不有点能耐的还真跟不上他的节奏。

新帝刚登基,朝中暗潮涌动,事儿一大堆,都在等着这皇帝处理。

得,江山打下来了,就得守着不是,那还得劳烦他这位将军辛苦辛苦,把江山守好喽,再让皇帝去治理,弄个什么能媲美大唐的盛世出来,也不枉这一路走来将士们的森森白骨。

城中起了风,两男子翻身上马,向城北而去。

这后面的路,还长着呢,总得一步一步来。

他转头看着眼前人,其实不管未来的路有多难走,有他陪在身边,也挺好的。

濡潇